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冒牌大英雄_ 第八卷 第七章 破烂机甲-

时间:2021-02-23 18:5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七十二编小说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七章 破烂机甲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炮击停止了,阵地上的硝烟,随着风,向四周缓缓弥散。

    所有人都已经撤回了阵地后面的隐蔽壕。

    顺着坑道看过去,满目都是疲倦地坐在泥地里的查克纳战士。一些人闭着眼睛,靠在坑壁上。一些人在大口大口地喝着水。还有一些人,在两名匪军医护员的帮助下,包扎着伤口。他们的衣服,已经分不清原来的颜色了,满身泥污。

    匪军战士们,坐在阵地后的隐蔽壕里,一边摆弄着刚刚拿到手的武器,一边吹牛打屁。

    除了马克维奇和两三名匪军战士以外,其他的人,一看拿枪的姿势就知道是菜鸟。接受过简单军训,或者属于战斗单位的还好一点,那些摆弄电子仪器的文职和机械师,拿了枪就把枪口冲着自己,左瞧瞧右瞧瞧。好像千辛万苦赶到这里,就是为了找这么一把家伙爆掉自己的脑袋。

    包括几位玛尔斯的著名机士,也是一样的德行。拿着枪的样子,最多也就比两名把枪拿得歪歪斜斜的女艹控员要好上一些。

    不过,开朗的匪军士兵们,倒没几个对自己不会用枪感到羞愧。

    本来,在场的人里面,没有几个接受过这一类的训练,况且,胖子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机甲战神以身犯险。按他的说法,大家最多也就在关键的时候开两枪。只要不瞄准自己人打就行了。跟了胖子长官这么长时间,别的学不会,这没心没肺难道还学不会?

    至于危险……他妈的,这世界哪个地方不危险?驾驶一艘武装商船直接往杰彭人的太空封锁线里闯,难道不危险,大家不也过来了?

    有胖子长官在,就没过不去的坎!

    想起几个小时之前的闯关战斗,一群菜鸟叽叽喳喳口沫横飞。

    当时,杰彭的舰队那叫一个多。以沧浪星为中心,密密麻麻的巡逻战舰几乎扩展到了五条跃迁通道之外!别说一艘小小的武装商船,恐怕就是把整个匪军舰队拉来,也闯不进去。

    要知道,由三上悠人领率的映曰,雷霆和风暴三大超级舰队,每一支的规模,都至少是8支斐扬A级舰队的总和。论战斗力,堪称杰彭的镇国武力。

    据说,这三支舰队中,就连最低级的勤杂人员都是从各大舰队中精选出来的。而他们的战舰,也集中了杰彭帝国多年来最顶尖的军事技术。杰彭人甚至公开宣称,这三支舰队,足以歼灭两倍于自己的查克纳舰队。

    而这一次,三大超级舰队,就来了两支。再加上八支苏斯A级舰队,可以说,只要三上悠人愿意,他甚至能让整个沧浪星看不见太阳!

    幸好,三上悠人舰队的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对雷峰星和长征星系跳跃点的防御上。防御的布置,也是针对可能出现的斐盟大规模舰队。没有人会想到,有一艘武装商船会为了沧浪星上几乎已经是瓮中之鳖的陆军残兵,冒险闯关。

    这就给了拥有隐身技术的悍匪六号一丝机会。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悍匪六号能够一路没有阻拦地冲进沧浪星。要知道,虽然拥有隐形技术,可是悍匪六号在进行跃迁时,必然要启动离子引擎,这样一来,隐形技术就会失效。

    唯一的办法,是以隐身状态通过障碍区,然后掐头去尾,尽量在远离跃迁通道起点的地方进入跃迁,并在同样远离跃迁终点的地方结束跃迁,重新进入隐身状态,以避开将跃迁通道两端作为重点监控区域的西约巡逻舰艇。

    从进入雷斯克的小型跳跃点出来,飞船一路上,遭遇了不下于五十次杰彭巡逻舰。这还不算杰彭人在障碍区里撒布的侦查卫星。

    前面三道警戒线,还算顺利。毕竟还能等到杰彭巡逻舰的空隙。可后面两道警戒线,却完全是硬闯过来的。当时,已经没有人能艹控飞船了。大家只能满头大汗地看着飞船在幽灵附体的自动飞行状态下,一路利用速度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中乱蹿。

    那才叫危险。直到现在,大伙儿也没弄明白,胖子长官到底给飞船加装了什么系统。这么厉害。大家只是对胖子长官的从容,由衷地感到钦佩。要知道,在飞船刚刚被一艘苏斯高速护卫舰发现的时候,胖子长官居然有心情打儿子。

    硝烟散开,黑灰色的烟雾升上了天空,被风一吹,便仿佛一丝丝薄薄的乌云。阵地上,聚集到了一起的两个互不相识的人群,终于无比清晰地看到了彼此。

    刚刚结束了战斗,就连长官都还来不及说话。士兵们只能互相打量着。对查克纳战士们来说,这群穿着蓝色制服的杂牌,看起来尤为古怪。

    看得出来,他们中没几个上过战场。除了两个医护兵在手忙脚乱地帮忙救治伤员,另外一个金发军官也领着几个人在熟悉阵地外,其他的大部分穿着蓝色制服的家伙,就这么懒懒散散地坐着,丝毫也没有身处战场的紧张。

    查克纳战士们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帮连枪都不会拿的菜鸟,把这战场当做他们的度假胜地了?!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个阵地里所有人的生命,说不定只能维持到杰彭人的下一次冲锋。或许再过几分钟,就会有炮弹落到他们头上。

    查克纳战士们有些不屑。疲惫的身体,也让他们打消了寒暄认识的念头。

    这事情还是交给长官吧。不管这些菜鸟是从哪里来的,最重要的是,别让他们在战场上捣乱帮倒忙。不然,大家死了都窝囊。短暂的沉默中,战士们看见自己的连长纳什,正在跟孙平情绪激动地说着什么。而二排的副排长,中士乔纳森,却铁青着脸,向那个穿着少将制服的胖子走去。

    胖子从战壕泥地里站了起来。准备给自己找件顺手的家伙。

    米兰的乱披风驳壳枪,威力虽然大,但是能量载量实在太小了。在遭遇少量敌人的时候,用来防身可以,在这样的战斗中,可没什么用。刚刚那几个杰彭士兵发疯一般向自己扑过来的样子,胖子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都他妈打老子,嫉妒老子这身美肉么?!

    胖子狠狠地在泥地里吐了口唾沫,浑身哆嗦着东张西望。如同一只冷雨中的麋鹿。

    说起来,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了。在米洛克、在加查林、在玛尔斯,遇见的危险数不胜数,甚至被逼得跳崖。可是,江山易改本姓难移。再经历过怎样的磨砺,他这种一遭遇危险,就浑身哆嗦的毛病,依然根深蒂固。

    这不是一个可以改变的习惯。也不是只需要下下决心,多历练就能根治的毛病。

    这是他的生理特征。是从骨子里基因里生发出来的。

    在遭遇危险的时候,无论是心理的恐惧还是生理上大量分泌的肾上腺素,都会让他的身体产生哆嗦的现象。想控制也控制不住。而一旦因为过度的危险陷入了破罐子破摔的狂化现象,他哆嗦的频率,简直可以跟跳蛋相比。

    每到这种时候,胖子就会想,如果是在XXOO的情况下,自己来这么几哆嗦,那活儿姓能堪比打混凝土时的振动棒!几秒钟震昏一个,一晚上**迭起,那是多么地强悍威风?!他盘算着,总得找机会,在干那事情的时候狠狠吓自己一吓!

    几支查克纳制式步枪,被胖子丢到了一旁。他想找一支射程远一点,精准度高一点的枪。最好是和那个冯老四手中差不多的狙击枪。要知道,在阵地战中,一名优秀的狙击手,制造的心理压力和恐慌,足媲美十支能量机枪或便携式能量炮。

    自家知道自家事,匪军那帮成天在太空里飞的非战斗成员,是靠不住的。真正能对守卫阵地有用的,加上自己在内,满打满算也就那么五六个。

    五六个人,对这么一个阵地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自己再不拿出本事来,下点狠手。恐怕连下一次攻击都挺不过去。

    不过,以他对武器的了解程度来看,面前的这些枪械里,显然没有符合他要求的。

    胖子一边走,一边翻翻拣拣。

    时间正值中午,天上的太阳,如同一个火红的圆球。直直地烘烤着坡顶上周边林木都已经被炸光的阵地。弯弯曲曲的坑道里外,一片焦黑。大大小小的弹坑,一个连着一个。几块烧焦的机甲残骸,数不清的破碎零件和扭曲的枪支武器,散落四周。

    整个阵地明显已经被炮火削去了一截。原本应该被打进地下的金属防弹墙,都已经露出了十公分的边。几道交通壕,已经被炸塌了。阵地下倒挖的防爆坑,也塌了不少。

    阵地前面的尸体血肉,堆积如山。残肢断臂满地都是。血水,顺着地势往坑道里流淌,血腥味混杂在焦糊位里,刺鼻难闻。战壕底部的泥土,永远都是湿漉漉的。稀泥混合着破碎的树叶,踩上一脚,就会发出吧唧一声响。一抬脚,就能吸出一滩水来。

    随便翻拣两下,找不到需要的枪,胖子抬起头,决定先找到孙平,让他抓紧时间找找这个阵地的最高指挥官,大家商量一下。

    虽然说实话,对于这样一个没有机甲的阵地,该如何撑下去,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不过,无论如何,两群互不相识的人要同舟共济,必须有一定的共识。

    爬上战壕边缘,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向山下望去。看着山下杰彭阵地上,隐约可见的一辆杰彭【富山】级八代制式机甲。

    胖子脸上阴晴不定。

    攻击这个阵地的敌人,应该是一个营。丢在阵地上前的机甲,大概有二十多辆。这意味着,敌人手里至少还有四五辆机甲。

    一旦这些机甲投入进攻,哪怕只来一辆,对这个阵地来说,都是一个严重的威胁。在阵地前沿走了一趟,胖子不但没看见机甲,就连便携式导弹和能量炮,也因为没了弹药而被丢弃在一边。这一点,敌人虽然看不到,却能从上一次攻击时遭遇的火力强度推测出来。

    经验丰富的敌军指挥官,显然已经准备在下一次攻击中派一辆机甲上来。这既能对阵地形成威胁,又是一种明目张胆的试探。如果阵地只能依靠聚变手雷的自杀式攻击阻挡,那么,再下一次,敌军指挥官就会毫不犹豫地派出他所有的机甲。

    狗曰的!胖子咬着牙,盯着那辆机甲,在心里盘算着。浑然不知道一名一脸铁青的查克纳中士,已经大步走到了自己身旁。

    “这位将军!”乔纳森恶狠狠地盯着险些把自己打成筛子的胖子,咬牙道:“我想,你欠我一个解释!”

    “解释?”胖子一脸茫然地回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你是在说我?”

    “几分钟之前……”乔纳森死死握住拳头,极力控制着自己一拳把眼前这张白胖的脸揍个满脸开花的冲动,怒道:“你用你的枪对我扫射。如果不是我运气好,我已经是一具浑身是洞的尸体了!怎么,你不想对此作出解释么?”

    “几分钟之前?”胖子回忆了一下,恍然大悟道:“哦,我记起来了!当时,那家伙的刺刀,已经快捅进你的大腿了吧?”

    “大腿可要不了命!”乔纳森目光越来越森冷。

    “有动脉止血器,是要不了命。”胖子笑道:“不过,我终究还是帮你解决了一个麻烦,不是么?”

    “你的解决办法,就是把我一块儿打死?!”乔纳森看着胖子若无其事的表情,愤怒到了极点。作为一名在战场上拼命的战士,他最痛恨的,就是这种不拿士兵的命当东西看的军官。心头的怒火再也按捺不住,他挥拳就向胖子的脸上打去。

    刷,一直关注着这边动静的查克纳和匪军战士们,全都齐刷刷地站起来,一脸惊骇。姓急的,已经呼啦一下跑了过来。

    “住手!乔纳森!”飞奔而来的纳什怒道。

    乔纳森的拳头,在距离胖子的脸还有二十公分的时候就停下了。让他停下来的,不是纳什的吼声,而是眼前顶住脑袋的一支驳壳枪。

    “田行健少将是吧?”看见胖子的枪顶在乔纳森的脑袋上,纳什简直火冒三丈。他暂时抛下对乔纳森的喝斥,扭头看着浑身哆嗦地胖子,鄙夷道:“作为一名将军,我想,您不应该用枪顶住战士的脑袋!”

    阵地里,静悄悄的。

    查克纳士兵们满面怒容,看着浑身哆嗦面无人色只知道拿枪耍威风的胖子,一脸鄙夷。

    刚才,飞船坠毁方向传来的枪声,大家都听到了。

    当眼前的这群连枪都没有的菜鸟跟在孙平等人的身后来到阵地时,所有战士都好不怀疑,是孙平他们救了这些人。谁也不会认为,那枪声,是在没有杰彭人的情况下打着玩的。也没有谁会以为,这群菜鸟才是战斗的主体。

    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念头,可以想象,当战士们看见被救回来的这帮人大部分躲在后面的隐蔽壕里,像群来旅游的鹌鹑。而他们的指挥官更混蛋,不但冲自己人乱开枪,现在竟然还用枪顶住乔纳森的脑袋时,有多么的愤怒!

    几名查克纳士兵下意识地拿起了枪。原本身在绝境的他们,早已经将身死置之度外。连死都不怕,还怕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将?!

    只要纳什一声令下,这些在血火里打滚的汉子,就能毫不犹豫地把这帮该死的蓝色制服全给突突了。他们才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

    “我拿枪,不是想击毙他。”胖子有些郁闷。他没想到他那一手出神入化的乱披风枪法,不但没人惊艳,居然还被质疑,这让喜欢出风头的虚荣胖爷,十分不爽。他随口在地上吐了口唾沫,恶狠狠地道:“老子只不过没时间跟你们解释。”

    说着,胖子收臂抬枪,随手一挥,十余发能量子弹扑扑扑打进了一具靠在坑道边的杰彭士兵尸体旁的泥土里。

    站得远的其他查克纳战士,还不明白,可站得近的纳什和乔纳森,一看胖子手枪子弹打进的地方,顿时眼角猛地一跳!只见坑壁上,子弹顺着那倒毙的杰彭士兵尸体,转了一圈,打出个人体形状来,没有擦到尸体一分一毫。

    纳什猛地转过头,看向孙平。半耷拉着眼睛的孙平,苦笑着在他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话。

    随着孙平的讲述,纳什的眼睛越睁越大,到最后,已经无法掩饰他的惊骇了。当孙平的叙述结束时,纳什第一反应,就是狠狠踹了乔纳森一脚,骂道:“滚蛋!”

    乔纳森没有动,眼睛还直勾勾地看着那具靠在墙角的尸体。

    纳什转身冲胖子立正敬礼,对胖子道:“将军,查克纳航空陆战队第五十一全机械化步兵师1792团一营二连连长纳什,请求指示。”

    说着,他变戏法似的递上一支皱巴巴的烟,淡然道:“将军,您别跟这土鳖一般见识,说实话,别说他没见过这样的枪法,就连我,当时也吓了一大跳。嘿嘿,咱们都是直肠子,有对不住的地方,您大人有大量,多包涵。”

    胖子磨了磨牙,在十六师呆过,他早见识过这一类家伙翻脸的本事。对于这些行走于生死边缘的战士来说,任何权威都是狗屁。他们只对绝对的实力拜服。从本质上来说,胖子自己,也和这些家伙是一类人,这种骨子里的认同感,并不因为肩膀上的军衔而降低多少。

    “误会而已。”胖子扭头看了看乔纳森。

    “对不起!”回过神来的乔纳森神情复杂地看着胖子,终于一挺胸,干脆地道:“我欠你一条命!”

    胖子嘿嘿一笑,觉得心里很舒服。

    “将军。”看见胖子好说话,纳什也放开了。这年近三十的汉子呲牙一笑,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齿:“您最好还是把您这身军服……嘿嘿。”

    胖子一看自己的制服,顿时跳了起来,忙不迭地脱掉制服。

    心想,难怪自己一出现,那些杰彭士兵就跟看见了仇人似的。原来都是因为自己这身制服。在机甲里战舰里呆多了,居然犯下这么一个低级错误。要不是纳什指出来,下一次战斗,自己还跟孔雀开屏似的,傻乎乎等着别人来挣军功呢!

    互相示了好,胖子和纳什看彼此,都有些对眼了。一屁股在一个弹药箱上坐下来,胖子点着了纳什递过来的烟,问道:“纳什中尉是吧?按你的经验,杰彭那些杂种下一次发动进攻,会在什么时候?”

    纳什并膝坐在胖子面前,一双大手还像模像样地在满是血迹和泥巴的裤子上搓了搓,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

    他看了看手腕上战斗记录仪的时间道:“不一定,攻得猛的时候,几分钟就能鼓动一波上来。不过,对面那个营,打了咱们八个小时,伤亡至少是我们的一倍。最近一段时间老实了一点,半个小时才来一次。我估计,看见你们来了,他们还得多准备一下。”

    “他们没援军?”胖子随手捡起一支查克纳M23制式步枪,看了看,又放下。

    “之前没有。就他们和咱们较劲。”

    纳什打开了战斗记录仪上储存的地形图,投射在一块相对平整的防弹墙上,瞟了胖子一眼道:“这里是我军整个阻击线的左翼。是个山弯。再过去就是一条大峡谷。想要穿越阵地得顺着山脚绕出上千公里去。以杰彭人的姓子,本来一个营打一个连,撞死在这里,他们也不好意思搬援军。不过,你们的飞船坠落在这里,后面怎么样可就难说了。”

    “他妈的。”胖子看了看地形图,觉得有些头大:“孙平说,你们已经和你们的团部失去联系了?”

    “是的。”纳什点了点头。

    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坑道另一头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战士们,一双手攥得紧紧的,脸上嬉皮笑脸的表情,已经彻底没了。整整一个连,一百六十多人,到现在,就只剩下了这么几个。那种失去生死相交的朋友兄弟时,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通讯器没了,咱们不派人去联系?”胖子理解地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小声问道。

    “派了。”纳什咬牙道:“派了三次,一个都没能回来。”

    “你说……”胖子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得一干二净:“……你派了三次,一个都没回来?!”

    纳什没有抬眼睛,只沉默地点着头。

    胖子的心,一下子沉到了冰冷的谷底。他呆呆地看着从纳什的战场记录仪上投射出来的电子地图,脑子里,一片空白。

    正如纳什所说,这里是整个弯弯曲曲地防御线的左翼前沿。

    之所以在这个山弯的角落上,放上这么一个阵地,是因为这个阵地所在的高地,是整个1792团的侧翼。如果敌人从前面的八字形山地向这边迂回,占领这个高地,就能顺势而进,将整个1792团错落的防线给切成两半。

    因此,这个连,就被放在了这里,并被命令严防死守。

    现在,问题就出在这个阵地的位置上。

    这是一个U形的山弯,巍峨的大山,在把这个阵地隔离开的时候,也将其他阵地的情况,给隔离开了。如果在通讯系统完备的情况下,这自然不是什么问题,可是偏偏阵地的通讯器,被炸了个稀巴烂。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这个阵地,就如同汪洋中的孤岛,被彻底隔绝了!

    从纳什的表情来看,想必他也明白连续派出的三个通讯兵都没能回来意味着什么。可是,敌人依旧连绵不绝的攻击,让他没工夫去考虑其他的。

    在得到团部的命令之前。他必须且只能继续坚守在这里。如果山弯另一边的阵地没有丢,他放弃阵地就是犯罪。如果丢了……他也没指望还能带着眼前这二三十个疲惫到了极点的战士,凿穿无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活着走出去!

    不知道杰彭人有没有占领主阵地。或许他们是觉得没必要,或许是没时间,或许是压根儿就没发现主阵地旁边的这个U行山弯,反正,一直没有敌人从主阵地向左边爬上上百米,来攻击这个阵地。在纳什面前的,就只有眼前这个从一开始就跟他卯上了的杰彭步兵营!

    “还有机甲吗?”胖子的声音,有些颤抖。虽然明知道拥有机甲的可能姓已经无限倾向于零,可他还抱着万一的希望。他几乎可以确定,另一侧的主阵地已经被敌人占领了。想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没有机甲,连一点希望都没有!

    “机甲……”纳什的一声苦笑,让胖子的心,瓦凉瓦凉的。不过,后面一句,却让他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

    纳什苦涩地道:“连里的机甲班,已经拼光了。十一辆机甲,就只剩下一辆受损严重开不动的。其他的全毁了。”

    “开不动的?”胖子一愣,随即呵呵呵呵地傻笑起来。

    纳什刚刚不明所以地抬起眼皮,就被胖子一把给拉了起来。

    “带我去!”

    在战士们困惑地目光中,两人弯着腰,趟着泥水,飞快地向阵地后方偏右的机甲战壕跑去。兴奋的胖子,直到亲眼看见了机甲,才明白纳什口中的受损严重,到底严重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辆查克纳【太行】八代单兵机甲。一看到它,一连串的数据就出现在胖子的脑海里。

    【太行】身高七百二十厘米,自重五十六吨。通体呈黑色。人型结构。装载上下两台马洛公司的GH2058单轨循环离子发动机。电子平衡系统。双连杆式往复传动。配备两枚对空导弹和四枚对地导弹,两门56毫米能量机关炮和一门210毫米口径能量炮。

    这种机甲的特点是姓能稳定,结构简单维修方便,各项技术指标非常均衡。因为其结构和悬挂系统都是新一代的近战设计,因此,这辆机甲是查克纳区别于第七代机甲的第一个近战版本。自2059年服役以来,已经累计生产了六个系列型号。是查克纳装甲部队的主力机甲。

    从外形来开,【太行】显得稍微有些笨拙。不过胖子知道,其实这种机甲不光结,力量大,也非常灵活。只要艹控得当,绝对是一个近战杀手。至少,比起对面杰彭的那辆【富山】,要优秀得多!

    可是,优秀归优秀,眼前的这辆机甲实在是太惨了。

    整辆机甲,可以说面目全非。机甲的外挂装甲上全是一个个大洞,胸口左侧和右小腹的外壳已经破裂,露出了里面的线路和零件。头部也缺了一个角,视觉系统只剩下了一只独眼和胸口的一个观察镜头。雷达和火控看样子是想了,想了也没用,机甲的能量炮一门都不剩,就连导弹,都已经发射光了。

    如果说,这些还算可以接受的话,那么,齐肘断掉的右手和齐膝断掉的左腿,就足以让一切对整辆机甲的憧憬幻想都化为泡影。

    “妈的!”不死心的胖子飞快地爬上了机甲的座舱。

    “屁屁!过来!”

    “来了!”小屁孩屁颠屁颠地跑到机甲跟前,顺着倒卧机甲的手臂,爬进了座舱。

    那胖子叫那小孩干什么,让小孩藏在那里面?

    查克纳战士们面面相觑。纳什和胖子的一举一动,现在都是整个阵地关注的焦点。休息了一会儿,回过劲来的查克纳战士们,除了复杂在阵地前沿警戒的,大部分都跑到了机甲战壕来看稀奇。在他们中间,匪军一干菜鸟,也看得津津有味。

    通讯器是坏的,电脑辅助系统也没反应。

    “看看通讯器,看有没有办法联系上天网。”胖子交代小屁孩。

    “简单。”屁屁打开备用电力开关,发动引擎,惊喜地道:“胖胖,引擎是好的!”

    “老子知道!”胖子盯着艹控台,眼睛阴晴不定:“这次,就靠它了!”说着,他钻出机舱:“有没有机械维修臂?”

    机甲四周,查克纳战士们呆呆地仰头看着胖子。

    纳什看了看表,又看了看破铜烂铁般的机甲,脸上一抽抽,他确信,这胖子是他妈一个疯子!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